2019年5月26日,得到App正式上线3周年。「得到」团队通过16场主题演讲,完整公开了从事知识服务3年来的工作心法。

得到大学教务主任李国刚在演讲中透露,为了让同学们喜欢上学习,得到大学做了三件事:第一件事,把应用型学习,转变为思维的训练。第二件事,把输入式学习,转变为输出式学习。第三件事,把孤独学习,转变为群体学习。

以下为演讲全文。

大家好,我是李国刚,现在负责得到大学教务工作,下面我要和大家分享:得到大学是如何让大家学习嗨起来。

首先我们来看一组关于得到大学的数字:

得到大学成立于2018年10月13日,到今天正好满226天,已经有1560人在这里开始了终身学习的旅程,到今年年底这个数字将会超过5000人,到明年年底将会超过15000人。

都什么样的人在得到大学学习呢?这里既有国务院参事,也有知名企业高管;这里既有各大三甲医院的主任医生,也有国内各大律所合伙人;这里既有火箭研究院的工程师,也有战斗机飞行员教官;这里既有现役军官,也有公检法系统工作人员;这里既有中国攀冰冠军,也有抖音网红操盘手;这里既有65岁功成身退的成功企业家,也有刚入世界500强的年轻管培生;

1560名学员中,据不完全统计,至少有来自近百个行业的专业人才,这是一个真实的人才热带雨林。

一提到学习,你们脑海中出现的场景一定是这样的;但在得到大学,你看到的场景却是这样的;请注意,这张照片的时间,是晚上22点左右。同时,你周末在家睡懒觉的时候,得到大学的同学们都在这里;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广州、杭州、成都这六个校区,每周都如此。

那是不是有知名老师在那讲课,大家都被名师吸引而来呢?

你想多了,在得到大学,没有名师出现在线下授课,大家耳熟能详的薛兆丰、刘润、香帅、武志红等,从未出现在得到大学的课堂上,你在照片上看到的都是同学和班主任团队。

这么多同学如此投入,这个事情是怎么发生的?

那接下来,我就为大家打开这个神奇的潘多拉盒子。为了让同学的学习嗨起来,我们做了三件事:学什么、怎么学、跟谁学。

  第一件事,学什么?

大家过去听了很多培训课程,听了很多商业案例,你可能感觉不解渴,要么是时效性不够,这个案例已经时过境迁了,要么是案例当时面临的问题跟我的不一样,要么就是这个企业我无法复制。那得到大学提供什么解决方案呢?答案就是查理芒格提出的“多元思维模型”。

什么是多元思维模型?

我们看看一个行业的诞生过程,其实就是三个阶段,首先社会中出现了一类通用问题,其次有一批人专门来尝试解决这些问题,慢慢形成了一些独特的解决问题方式方法,最后,这一批人形成了新的社会分工,就形成了职业。

比如,人得病了需要医治,然后有一批人慢慢掌握了医治病痛的独特方法,最后这批人形成了新社会分工,医生职业出现。

那在得到大学,我们做了个逆向思考,我们先从已经存在的一个职业入手,向前寻找当时他们解决的典型问题是什么,为了解决这些问题,都使用了什么方法和思维。

我们不断的打开每一个行业,不断的把这些行业创新性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法,组合起来,就是多元思维模型。

我们来举个例子,我们得到大学线上有一门课程,是特种兵思维模型,特种兵都是团队作战,他们要解决的其中一个问题是:如何形成团队的集体心流,就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不需要指挥、自动分工协作。

特种兵是怎么做到的呢?有三个方法,我给大家介绍一个,叫横向绑定。

在特种部队的代表——海豹突击队的训练当中,他们有个前五和后五规则,即每周训练结束之后,所有队员要坐下博猫平台 来选出最好的前5名,选出最差的后5名。教官会根据大家的意见,结合自己的意见,决定哪5位队员马上打包回家。这个选择过程通常分三个阶段。

第一阶段,大家会把技能差的人选出来,比如枪法不准、体能不够,这个很好理解

第二阶段,当技能菜鸟都被淘汰之后,接下来选谁呢?大家会把自己平时不喜欢的人选出来,那些喜欢独来独往、不能融入团队的人,即使技能很好,也会被选入黑名单。

第三阶段,剩下的队员都很纠结,因为每一个身边的人都是自己喜欢的朋友、真正的队友,大家没办法选择,只能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。

这个时候,选拔结束。留下来的队员,都是哪些相互选择过、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对方的队友。

你看,一个集体心流团队的打造,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他们之间要相互选择、横向绑定。这个思维方法,听起来好像是特种部队的独有方法,其实不是,你可以把这个思维应用到你公司的新员工转正工作中。

大多数公司面对新员工转正,基本都是团队领导说了算,但如果你要打造一个集体心流的团队,是不是应该把新员工转正的权力,交给所有现有的成员呢?大家是否喜欢他?是否愿意接纳他?这些都是团队成员间的横向绑定。这就是多元思维做了知识迁移,用这个方法也能解决我们当下的问题。

在得到大学的线上,像特种兵这样的思维课程,还有医生、魔术师、投资人、赌神、总工程师、游戏设计师、银行家、导演、演员、钢琴家等等。

这样的思维模型,线上我们给同学准备了48个,但这些就够了吗?

在线下,还有源源不断的同学贡献,比如,当我们面临一个问题:如何抓住转瞬即逝的机会,那这个问题谁解决的最好呢?我们想到的是狙击手,所以从这个职业入手,来看看他们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。

再比如,每个企业或组织,总需要在某个特定阶段推动一项变革,那在这个问题面前,谁最有发言权呢?政府的政策制定者,我们就从这个人群入手,看看他们是怎么在全社会发起和推动一项变革。

3个月学习期,同学们会被集中输入这些思维,每个思维背后都是具体的方法,能够帮助大家在面对创新性难题的时候,找到灵感、找到借鉴。学什么?多元思维,在得到大学这个万花筒中,找到解决创新性难题的灵感

  第二件事,怎么学?

为什么很多人一提到上课学习,就脑袋大?为什么很多人现场听懂了,然后过几天就忘个差不多?

这就是典型输入式学习的弊端,输入式学习,就是别人讲你来听,这种学习方式,一是对老师授课水平要求极高,不然学员就会开小差,二是对学员的注意力要求极高,不然就会左耳听右耳冒。

其实,除了传统的输入式学习,还有一个更好的学习方式,就是输出式学习。

你会说,传统教育也有输出啊,比如写论文、交作业。但这些输出,只是都交给老师了,什么输出会让同学终身受益呢?

得到大学为同学设计的输出式学习,就是同学在线下要做18分钟分享,这个分享内容。要么能给同学开脑洞,改变认知;要么能勾起同学的好奇心,增加见识;要么给出能给出具体的工具方法,提升技能。

为了帮助同学输出精彩的分享,得到大学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模式:教练打磨。

打磨,就是得到输出多年积累的内容能力,帮助同学把自己的独特行业心法提炼出来,然后打磨成一个能讲给所有人听的认知、方法、技能。

打磨工作分三个流程:选题-结构-演练

我们只拿出选题这一个维度,来看看同学在打磨之前和教练辅导之后,看看大家的选题变化:

《如何像律师一样思考》——《如何用证据保护你的合法权益》

《像搞对象一样,搞定保姆》——《如何与跟自己认知不匹配的人协同合作?》

《架构师如何兜售自己的理念》——《如何破解复杂协作问题》

《一套有效的运营管理方法》——《链家如何让十几万经纪人有尊严》

《生存还是毁灭》——《为什么要选择海南文昌作为新的火箭发射基地》

得到大学,在打磨这个竞争力方面,好比就是一个铁匠铺,我们的每个同学在自己行业的积累,都是一座矿产,所以,同学都是家里有矿的,大家带着自己的矿进来,与铁匠一起努力,打磨出一把宝剑,一件自己称心如意的兵器。然后大家就可以仗剑走天涯。

深圳校区杨华,本来是要跟同学分享枯燥并复杂的ERP,后来我们帮助他选择了一个很小的切口,最后打磨了一个内容《如何通过一只签字笔,每年为公司省下30万》,但意想不到的是,他把这个内容当成了敲门砖,专门针对第一次接触的大客户老板,18分钟讲清楚ERP,一个月时间已经完成4次,已经变成搞定客户老板的秘密武器。

北京校区的青年画家仝紫云,教练帮助他输出了一个知识产品:《如何训练审美能力》,我们都知道,审美在工作生活中很有价值,但我们没有受过艺术专业的训练,根本无从下手,仝紫云就把这个变成了一门18分钟的小课程,让你迅速掌握提高审美能力的3大法宝,这种课程已经正式被收录到线上的课程当中,被称为“画家思维模型”。

这些帮助同学打磨会议,都是在工作日的晚上,利用学员下班后的时间,同学们已经沉湎于其中不能自拔,不仅有选题打磨的,更有单纯旁观暗爽的。

得到深圳校区的美女律师王丽媛,就是热衷者之一,经常参加打磨到半夜回家,老公特别好奇的问她:你上的博猫注册 这是个什么学校?怎么都到半夜,而且回来还这么兴奋?

对,我们有时候自己给打磨定位,就是互联网时代的新夜校。

怎么学?就是把输入式学习,转变为输出式学习,打磨就是打造手中的剑,学习就是内化心中的剑。

  第三件事,跟谁学?

北京校区第0期学员陆宏志,她是一位火箭研究院主任工程师,在得到大学,她学会了私董会技术,从此开启了她的私董会之旅。

一次她出差到上海,上海校区的几位同学尽地主之谊请她吃饭,大家落座简单寒暄之后,她就掏出了私董会的小工具-时间沙漏,反客为主,现场给大家召开了一次饭桌上的私董会,虽然让上海的学友们猝不及防,但却让大家享用了真正的精神盛宴。

除了私董会之外,得到大学还有很多多种多样的学习活动,比如:

广东核电站的张少良与何干才两位同学,他们带着班级同学一起参观了大亚湾核电站;中央编制办的蔡磊同学,他带着同学们一起来到了雄安新区,现场了解了千年大计;百姓网CEO罗颖同学,他带领着上海班同学游学了百姓网;上海东古航空的何政道同学,他带着班级同学参观了无人机创业基地;火箭研究院的陆宏志和刘丽丽,她们带着同学一起参观了火箭是如何制造的;阿那亚的苑志宏,他带着同学们一起参观了秦皇岛阿那亚,看看奉行长期主义的项目是如何打造的;深圳的张晓楠同学,她带着深圳班同学参观了大疆无人机。

上面所有的这些活动,都有一个共同特点:都是学习型社交活动。

学习这件事,只依靠个人自驱力,确实很难,这就好比,如果你要自己走过数百公里的无人区,大多数人都会放弃。所以如果你想要完成终身学习,你需要一群与你志同道合的同学,你们在一起可以相互鼓励、相互启发、相互督促,最终完成一项看似不可能完成的终身任务。得到大学,就是终身学习者俱乐部,让孤独学习转变为群体学习,帮你完成终身学习者的任务。

以上,把学什么?学多元思维,怎么学?把输入式学习,转变为输出式学习,跟谁学?把孤独学习,转变为群体学习,就是得到大学做的这三件事,也让大家喜欢上了学习。

说到这里,大家可能已经发现了,得到大学是一种全新的教育模式,这里没有名师,有的只有君王和幕僚两个角色。

君王就是提出具体问题的同学,幕僚就是能用自己专业经验给君王提供解决建议的同学,君王与幕僚之间可以随时转换。

漫长的人生路上,你总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难题,如何解决?你需要在得到大学找到了解你、愿意帮助你的人生幕僚。一个人能走多远,取决于与谁同行。

欢迎加入终身学习者的俱乐部——得到大学。我与所有你的同学、也是你人生的幕僚在这里等你。

编 辑:王鹏